霍元甲的时代影响或历史贡献总结正版铁算盘心


更新时间:2019-11-10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崇文尚武精神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和民族创造力的体现,是国家以及民族兴旺发达和强盛的文明标志和精神支柱。霍元甲创立的“精武会”,是中国武术历史悠久、影响广泛的武术组织,他一生奉献给民族武术事业。

  传承着中华武术文化遗产是中华武术的精神财富。要说天津为什么能出现霍大侠,主要是天津有能培育武术奇才的土壤,在这片土壤中,英雄辈出,敢于藐视挑战世界列强者层出不穷。霍元甲是这片土地上崇文尚武之代表,是广大民众的精神支柱,因此听到霍大侠的名字令恶人闻风丧胆。

  霍元甲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武术大师和民族英雄。他早年师从家学武艺,并凭借极高的武术天赋,改创了迷踪拳。他武艺高强,震慑了多位前来中国挑战的西洋大力士。日本高手三木,来到霍家找元甲一比高下,被元甲将之击败,三木饮恨自尽。

  于是三木之父派山口代表日本到中国和元甲作一场生死决战,元甲得知和老师决战,百感交集,并意外地现迷踪拳之秘笈,后元甲更苦练迷踪拳。

  决战之日,元甲以迷踪拳击败山口,他更明白到中国人要摆脱东亚病夫的称号,就必须每人有强健体魄,所以他决心把武术带给广大群众,霍元甲的英雄形象,永存后世。

  霍元甲是清朝末年著名爱国武术家,于公元1868年在天津静海县出生。霍元甲所在的霍家是一个拳术世家,父亲霍恩第以保镖为业。霍家本来就不是大富大贵的家庭,加之霍恩第保镖只接清白人家的镖,所以押镖挣的银钱仅够家用,没有余钱,使霍家勉勉强强踏入中产阶级的行列。

  霍元甲在家排行最幼,自幼时起就体弱多病,所以他的父亲并不允许霍元甲习武,怕堕了家声。然而霍元甲对武术有着浓厚的兴趣,时常在父兄练功的时候躲在一边偷学。被父亲发现之后,下了绝不与任切磋武艺的保证后,才得以继续学习。

  上海蓬莱路一带为日侨聚居之地,日本柔道会得知霍元甲勇挫俄、英两国大力士,今又创立了“精武体操会”,很不服气, 特从国内选派十几名武术高手,由柔道会长亲自率领来华,以研究为名,请霍元甲等人来技击馆比武,双方各自择定公证人。比赛开始时,霍元甲先命徒弟刘振声出阵。

  刘振声以静制动,以逸待劳,连胜日方五人。于是企图暗中伤人,谁知霍元甲霍元甲已看出破绽,虚显一招,当场用肘将其臂骨磕断。当即被中方公证人制止。这时,日本人改变了策略,在比赛后举行宴会招待霍元甲。席间听闻霍元甲患有呛咳症,并在此次比武中也有外伤。

  就介绍一名叫秋野的医生为霍元甲治病。平生胸怀坦荡的霍元甲毫无怀疑之心,欣然接受。并留住虹口白渡桥的秋野医院。霍元甲服药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逐渐恶化。此时精武会欲接霍元甲出院,秋野百般阻挠,后经多方周旋才出院,由精武会同仁陈子正救治。

  因中毒太深而无药可救,于1910年9月14日长逝于上海精武体育会。霍元甲的徒弟和朋友们拿着霍元甲每日吃的药去化验,才知是一瓶慢性烂肺药,明白了这是日本人暗下的毒手。逝世时年仅42岁。霍元甲逝世后,当时精武会弟子和上海武术界爱国人士为霍元甲举行了隆重葬礼。

  敬献了“成仁取义”挽联,安葬于上海北郊。转年,由弟子刘振声扶柩归里,迁葬于小南河村南。上海精武会由元甲之弟元卿、次子东阁任教。各地分会相继分起,十数年后,海内外精武分会达43处,会员逾40万之众。

  知道合伙人历史行家采纳数:4283获赞数:68669毕业于南京工业学院,读过很多历史相关书籍。向TA提问展开全部霍元甲(1868-1910),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小南河村人,爱国武术家,迷踪拳第七代传人。1909年扬名上海,并创办了精武体育会,培养了大批武术人才,为强健国民体质、传承武术文化做出了突出贡献。

  霍元甲成年后在天津经营药材商店,后到上海办“精武体育会”(精武门),为发扬中华武术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上海,他曾经在擂台上击败俄罗斯大力士(一说俄罗斯大力士被霍元甲亲自击败,另一说俄罗斯大力士听到霍元甲的名声放弃比赛)。有一次,日本一个大力士团来中国要求比试,霍元甲因病派弟子刘振声接战比试,结果打败了日本力士。“精武体育会”是1910年由霍元甲在上海创立的武馆,霍元甲创立“精武体育会”的其中一种原因是因为他觉得我们中国的武术不应该有门派之分,我们应该博众家之长,这样各自的武术才有进步,才能把我们的国术发扬光大(李小龙先生和这点相似)。但霍元甲在创立精武体育会之后数月内即逝世。元甲被商会下毒而死。 霍元甲生前遗照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山东大侠刘振声慕名来津,求拜于元甲门下。霍察其正直,遂收为弟子。从此破了霍家拳「传内不传外」的先例。 元甲侠肝义胆。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谭嗣同变法遇难,大刀王五(王子斌)避难津门,与元甲一见如故,遂成至交。后王子斌在京遇难,被八国联军枭首示众。元甲与刘振声潜入京城,盗回首级,并取得《老残游记》作者刘鹗协助,将义士身首合葬,尽了朋友之义。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有一俄国人来津在戏园卖艺,他在报纸上登出广告,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中国无敌手。霍元甲见了广告,并听说俄国人还当场信口雌黄,侮蔑中国人无能,极为气愤,当即邀怀庆会馆主人农劲荪和徒弟刘振声前往戏园,见到俄国大力士在台上吹嘘自己是“世界第一大力士”,“病夫之国”如有能者,可登台较量。霍元甲在台下哪里还坐得住,不顾众人劝阻,一个箭步,气宇轩昂地跳上戏台,开门见山地说:“我是‘东亚病夫’霍元甲,愿在这台上与你较量”。此时翻译将霍元甲生平来历告知俄国人。此俄国人闻知霍元甲威名,不敢怠慢,连忙将霍元甲让进后台,霍元甲当场质责俄国人:“为何辱我中华?”并提出三个条件:一是重登广告,必须去掉俄国人是“世界第一”的说法;二是要俄国人公开承认侮辱中国的的错误,当众赔罪谢过;否则就是第三个条件:我霍某要与之决一雌雄,并命其当机立断,色厉内荏的俄国力士哪敢出场比武,只好答应了前两个条件,甘愿登报更正和公开承认藐视中国人的错误,从而灰溜溜地离开了天津。

  展开全部清末著名爱国武术家,他的武艺出众,又执仗正义,继承家传“迷踪拳”绝技,先后在天津和上海威震西洋大力士,是一位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轰轰烈烈,充满传奇色彩。有多部影视作品描述他的事迹。

  霍元甲(1868年1月18日-1910年9月14日),清末著名爱国武术家,字俊卿,祖籍河北省东光安乐屯(属沧州地区),汉族。世居天津静海小南河村(今属天津市西青区南河镇,为纪念霍元甲这位名震中外的爱国武术家,经天津市民政局审核并报天津市人民政府批准,其故乡天津西青南河镇自2009年1月18日起更名为精武镇),为精武体育会创始人。 在中国近代的武术史上,有一位传奇式的英雄人物霍元甲。霍元甲享名海内外,他的武艺出众,又执仗 霍元甲

  正义,抱着为国雪耻,振奋民族的强烈愿望,在天津和上海,先后同俄、英洋力士比武,并打败外国洋力士,为中华民族争得了荣光。令国人扬眉吐气,欢欣鼓舞。 历史上,霍元甲仅有两次打擂的经历,而这两次准备与其交手的外国大力士最后都闻风而逃,霍元甲不战而胜。 其一,是1901年,有一俄国人来津在戏园卖艺,他在报纸上发广告,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中国无敌手。霍元甲看了广告极为气愤,并提出要与之决一雌雄。或许是迫于霍元甲的气势,“俄国大力士”竟灰溜溜地逃离了天津。由此,霍元甲声名鹊起。 其二,是1909年,英国大力士奥比音在上海登广告,辱中国人为“东亚病夫”,霍元甲应友人之邀赴上海比武。慑于霍元甲的威名,奥比音最终未敢交手随即消失。

  霍元甲[1]生在一个秘宗拳的世家。父亲霍恩第以保镖为业,因霍恩第的秘宗拳出神入化,所以很多大商人都求他保镖,霍恩第只镖穷苦百姓、清白之人,对贪官污吏决不保镖。霍恩第有三子:霍元栋、霍元甲、霍元卿,元甲排行第二。据说霍元甲幼年体弱,父亲霍恩第不让他习武,担心元甲习武日后有损霍家名声,拒不授艺于他。但元甲志存高远,他日日留心,处处参察,偷艺于父传兄弟之机。苦练于舍外枣林之僻。后为父知,受责。元甲保证绝不与人比武,不辱霍家门面,方准父兄一起习武。 元甲天资聪颖,毅力惊人,功艺长兄亢进,在兄弟之中出类超群,并在24岁那年5分钟之内击败了一位仅仅用三式打败了霍元甲的哥哥与弟弟的人。父见此,一改旧念,悉心传艺于他。后元甲以武会友,融合各家之长,将祖传「秘宗拳」发展为「迷宗艺」,使祖传拳艺达到了新的高峰,之后霍元甲自创了迷踪拳。

  霍元甲成年后在天津经营药材商店,后到上海办“精武体育会”(精武门),为发扬中华武术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上海,他曾经在擂台上击败俄罗斯大力士(一说俄罗斯大力士被霍元甲亲自击败,另一说俄罗斯大力士听到霍元甲的名声放弃比赛)。有一次,日本一个大力士团来中国要求比试,霍元甲因病派弟子刘振声接战比试,结果打败了日本力士。“精武体育会”是1910年由霍元甲在上海创立的武馆,霍元甲创立“精武体育会”的其中一种原因是因为他觉得我们中国的武术不应该有门派之分,我们应该博众家之长,这样各自的武术才有进步,才能把我们的国术发扬光大(李小龙先生和这点相似)。但霍元甲在创立精武体育会之后数月内即逝世。元甲被商会下毒而死。 霍元甲生前遗照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山东大侠刘振声慕名来津,求拜于元甲门下。霍察其正直,遂收为弟子。从此破了霍家拳「传内不传外」的先例。 元甲侠肝义胆。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谭嗣同变法遇难,大刀王五(王子斌)避难津门,与元甲一见如故,遂成至交。后王子斌在京遇难,被八国联军枭首示众。元甲与刘振声潜入京城,盗回首级,并取得《老残游记》作者刘鹗协助,将义士身首合葬,尽了朋友之义。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有一俄国人来津在戏园卖艺,他在报纸上登出广告,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中国无敌手。霍元甲见了广告,并听说俄国人还当场信口雌黄,侮蔑中国人无能,极为气愤,当即邀怀庆会馆主人农劲荪和徒弟刘振声前往戏园,见到俄国大力士在台上吹嘘自己是“世界第一大力士”,“病夫之国”如有能者,可登台较量。霍元甲在台下哪里还坐得住,不顾众人劝阻,一个箭步,气宇轩昂地跳上戏台,开门见山地说:“我是‘东亚病夫’霍元甲,愿在这台上与你较量”。此时翻译将霍元甲生平来历告知俄国人。此俄国人闻知霍元甲威名,不敢怠慢,连忙将霍元甲让进后台,霍元甲当场质责俄国人:“为何辱我中华?”并提出三个条件:一是重登广告,必须去掉俄国人是“世界第一”的说法;二是要俄国人公开承认侮辱中国的的错误,当众赔罪谢过;否则就是第三个条件:我霍某要与之决一雌雄,并命其当机立断,色厉内荏的俄国力士哪敢出场比武,只好答应了前两个条件,甘愿登报更正和公开承认藐视中国人的错误,从而灰溜溜地离开了天津。 霍元甲雕像

  宣统元年(1909年)冬,上海来了一个名叫奥皮音的英国大力士,在张园设擂,辱中华是“病夫之国”,民众是“东亚病夫”。霍元甲应上海武林友人之约,与农劲荪、刘振声同赴上海,为雪病夫之耻与奥皮音约期比武。奥皮音先以万元押金作为要挟,后又把比武时间拖至在当年六月进行。赛前霍元甲已在张园摆起擂台,用英文刊登广告,文曰:“世讥我国为病夫国,我即病夫国中一病夫,愿与天下健者从事!”并声明“专收外国大力士,虽有铜筋铁骨,无所惴焉!”比武那一天,奥皮音早已被吓得逃之夭夭。霍元甲威震俄、英大力士,为中华民族雪洗了“东亚病夫”之耻,鼓舞了中华民众之志气,为亿万同胞所钦佩、仰慕。 1910年6月1日,霍元甲结合时势,在农劲荪等武术界同仁协助下,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精武体操会”(后改名精武体育会)。孙中山先生赞扬霍元甲“欲使国强,非人人习武不可”之信念和将霍家拳公诸于世的高风亮节,亲笔写下了“尚武精神”四个大字,惠赠精武体育会。 当时上海蓬莱路一带为日侨聚居之地,日本柔道会得知霍元甲勇挫俄、英两国大力士,今又创立了“精武体操会”,很不服气, 特从国内选派十几名武术高手,由柔道会长亲自率领来华,以研究为名,请霍元甲等人来技击馆比武,双方各自择定公证人。 比赛开始时,霍元甲先命徒弟刘振声出阵,令其采用诱敌之法,寻机取胜,刘振声上场后,稳如泰山一般,日方人员认为有机可乘,使用多种招数,竟没有撼动他。即使日方派出其力气最大者上阵,也被刘振声一脚踢得倒地不能动弹。刘振声以静制动,以逸待劳,连胜日方五人。日本领队见此情形非常恼火,便出阵向霍元甲挑战,二人一经交手,未经几个回合,日本领队便领教到霍元甲的厉害,于是企图暗中伤人,谁知霍元甲已看出破绽,虚显一招,当场用肘将其臂骨磕断。日方队员见此情形,便蜂拥而上,当即被中方公证人制止。这时,日本人改变了策略,在比赛后举行宴会招待霍元甲。席间风闻霍元甲患有呛咳症,并在此次比武中也有外伤,就介绍一名叫秋野的医生为霍元甲治病。平生胸怀坦荡的霍元甲毫无怀疑之心,欣然接受。并留住虹口白渡桥的秋野医院。霍元甲服药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逐渐恶化。此时精武会欲接霍元甲出院,秋野百般阻挠,后经多方周旋才出院,由精武会同仁陈子正救治,因中毒太深而无药可救,于1910年9月14日长逝于上海精武体育会。霍元甲的徒弟和朋友们拿着霍元甲每日吃的药去化验,才知是一瓶慢性烂肺药。明白了这是日本人暗下的毒手。 霍元甲逝世后,当时精武会弟子和上海武术界爱国人士为霍元甲举行了隆重葬礼,敬献了“成仁取义”挽联,安葬于上海北郊。转年,由弟子刘振声扶柩归里,迁葬于小南河村南。上海精武会由元甲之弟元卿、次子东阁任教。各地分会相继分起,十数年后,海内外精武分会达43处,会员逾40万之众。 有传说霍元甲被日本人下毒药害死之后,他的爱徒陈线年代初首次被李小龙搬上银幕(电影《精武门》,李小龙演陈真)。但其实历史上并没有“陈真”这个人物,“陈真”是艺术家们凭空塑造出来的人物,目的是为了让故事情节更加好看,但是历史的事实是真实的,而刘振声的确是霍元甲的大弟子,这是真实的。 霍元甲之墓

  此外还有有关霍元甲的长篇历史小说《津门大侠霍元甲》,作者:冯育楠,百花文艺出版。通过作者考证的一些史料,基本再现了一代大侠霍元甲的风貌。

  坐落在天津市西青区小南河村 ,1986年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政府整修了霍元甲故居、修建了霍元甲陵园,用以纪念这位名震中外的爱国武术家。1997年再次修葺了霍元甲故居,扩建了霍元甲陵园,辟为“霍元甲故居纪念馆” , 霍元甲故居纪念馆由霍元甲故居和霍元甲陵园两部分组成 。故居建于清同治初年。1997年,在其原址翻盖成青砖瓦房的三合院。跨进小院门楼,是一镶有“福”字的影壁墙。影壁墙后面是一明四暗五间正房,小院左、右各有厢房一间,中间正房挂着霍元甲遗像,两侧是霍东阁在霍元甲遇害后所写的唁联“一生侠义,盖世英雄”。西屋霍元甲书房墙上高挂着孙中山为精武体育会的题词:“尚武精神”。故居内陈列了一些霍元甲练武时所用的武器和精武会的会旗等文物,以及霍元甲生前用过的遗物。霍元甲陵园位于小南河村南,占地近一公顷,整体建筑采用轴线对称式布局。由神道、石狮、享殿、石牌坊、寝园组成。陵园还设有霍元甲生平事迹陈列馆,展览包括四部分: 一、幽燕之初露锋芒 霍元甲故居

  二、奋发智勇,誓雪国耻 三、创建精武,强国强种 四、爱国精神,发扬光大 霍元甲的棺木于1989年4月29日迁葬于此。 霍元甲故居纪念馆从建成之日起已有数万的爱国人士前来参观瞻仰,重温霍元甲这位爱国英雄的传奇事迹和感人精神。如今,纪念馆已列为天津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天津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孙中山题词

  霍元甲逝世。“下毒说”是武侠小说、影视安排主角之死采用得最普遍的一种做法,一个武功高强、智慧过人、道德高尚的侠客和英雄,如果他非死不可的话,他的死一般来说总是对手卑鄙暗算的结果。霍元甲死于日本人的恶意下毒,这样的剧情处理是比较经济的选择。一方面这样编织剧情比较简单、轻松,不必再像荷马先生那样绞尽脑汁想出个阿喀琉斯的脚后跟却费力不讨好;另一方面这样安排可以加强霍元甲的“殉难”色彩,英雄总是以身殉义,霍元甲与日本人结仇不是个人的私事,他是为国家和民族的大义而以身相殉的,这就突出了英雄的伟大,也更容易调动观众的爱国情绪和同仇敌忾之心。所以下毒说作为一种为众多编剧者采纳的说法并不完全是编剧者的偷懒或取巧,它是有多方面的考虑的。但这样说,未免唐突英雄,据我了解,下毒说并非空穴来风的瞎编乱造,而是有一定的历史根据的。早期的精武会史料中有个说法:“力士(指霍元甲)殁之翌晨,秋医(即医生秋野)已鼠窜归窟,力士门弟子大疑,检力士日服之余药,付公立医院察之,院医曰:‘此慢性烂肺药也。’”这段线年为纪念精武会成立十周年而出版的《精武本纪》提出来的,可以说是下毒说的最有力的证据。相较于下毒的外因说,还有一种霍元甲死于自身病症的说法,我们姑且称之为内因说。这种内因说涉及霍元甲是否练内功和是否因练内功得病的问题,武侠小说写作史上的内功观念也就因而与之产生了关联。无论是外因说还是内因说,都指向一个事实——霍元甲有病,因为没有病就不需吃药,不吃药就不会中毒。在外因说里面,无论是精武会内部的人投毒还是日本医生秋野下毒,都是趁霍元甲有病要吃药的机会做的小动作。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霍元甲患的到底是什么病,是什么原因致病的?所有的霍元甲死因说里面都不可回避地遇到一个问题:霍元甲患有肺病。肺是主呼吸的,呼吸就是气流的出入,而“气”正是内功的本质,这就与内功产生了联系。霍元甲之死的外因说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患病以后的事情上,但没有很好地交代其肺病产生的原因,正版铁算盘心水论坛。而内因说则关注到这一点,这可以说是二者最大的区别所在。根据早期精武会的实际操办者之一的陈公哲后来的回忆,霍元甲原来患有咯血病,经常会发作,日本人卖药给霍元甲,说是可以医治咯血、治愈肺病,霍元甲相信了,买来服下之后,病情反而严重了起来。陈公哲说这段话时没有是非判断,他没有说日本人下毒,但又肯定了霍元甲购服日本人之药病情加重的事实。陈公哲这段话的后面,直接点出了霍元甲生病的原因,是霍元甲少年之时,曾练气功,“吞气横阙,遂伤肺部”,因而导致咯血,面色蜡黄,故有“黄面虎”之称。(《精武会五十年》)陈公哲的意思很清楚,他不同意下毒说,他倾向于认为霍元甲是死于自己练气功不得法而导致的病症。 在民国时期的传说和传记中,对霍元甲的武功有这样的描述:可以在铁路轨道一侧,纵身从行进间的旧式火车两截车箱之间一跃而过,跳至另一侧而毫发无伤。在民国的小人书中,有这样的故事:霍元甲小时体弱多病,一次从河中钓上一只大鳖,熬汤吃掉,于是“一夜成伟男”,成为高大强壮的伟男子。

  在国人的印象中,北有霍元甲,南有黄飞鸿,南北双侠都是中国武林有史可查的大英雄。霍元甲拳打西洋拳师、脚踢东洋武士;黄飞鸿无影脚名扬武林,威震香江。但在走访了研究中国武林历史的学者后,人们心目中的两位英雄被请下了神坛。据史料考证及霍家嫡传子孙的陈述,霍大侠一生从未登过擂台,更无同海外武士交手的经历。霍元甲本是天津小南河村的普通农民,业余时间习武,后来为了生计,辗转到天津市做买卖。由于霍元甲武术功底好,经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因此在天津渐渐有了名气。 在李连杰主演的电影《霍元甲》中,霍元甲成年后在擂台上连胜38场,只要再打败秦爷便可成“津门第一”……影片中,李连杰演绎了霍元甲 “全能武术冠军”的功底,他用刀、枪、棍、剑力挫四国高手,由私斗霸主转变为抗击外国侵略者的民族英雄…… 历史上,霍元甲仅有两次打擂的经历,而这两次准备与其交手的外国大力士最后都闻风而逃,霍元甲不战而胜。其一,是1901年,有一俄国人来津在戏园卖艺,他在报纸上发广告,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中国无敌手。霍元甲看了广告极为气愤,并提出要与之决一雌雄。或许是迫于霍元甲的气势,“俄国大力士”竟灰溜溜地逃离了天津。由此,霍元甲声名鹊起。其二,是1909年,英国大力士奥比音在上海登广告,辱我为“东亚病夫”,霍元甲应友人之邀赴上海比武。慑于霍元甲的威名,奥比音最终未敢交手随即消失。 1909年春,上海滩刮起了一股霍元甲旋风。 旋风起源于前来中国走穴淘金的英国大力士奥皮音。这个来自英伦的 “型男”在位于四川北路的亚波罗影戏院(ApolloTheatre)表演举重、健美等,严格地说,无非是个走江湖、卖把式的洋艺人,在技击格斗方面,只会些花拳绣腿的招式。 洋卖艺的当然也要吆喝,指望大清国人民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奥皮音的吆喝有点过头,在舞台上公然表示要与华人打一场擂台,被报刊记者们一炒作,成了对“东亚病夫”的挑衅与侮辱,深深地伤害了大清人民那本就敏感而易受伤的感情,于是,“沪人哗然”,群情汹汹,渴望着本土英雄们挺身而出,为国争光。霍元甲就在这个时候闪亮登场。 为霍元甲在幕后做策划的,是他的哥儿们农劲荪。农劲荪在天津经商,身家富裕,在经济上一直照顾霍元甲。据说他也是霍元甲在政治上的启蒙者及几乎所有事业的幕后主持者,正是在他的谆谆教诲及不懈的包装下,霍元甲从靠拳头吃饭的一介武夫,最终树立了类似民族英雄般的光辉形象。 农劲荪是同盟会会员,他的背后还有一个更为隐秘的推动者:陈其美。陈其美是孙中山的助手,也是当时籍籍无名的蒋介石的结拜兄弟。身为青帮骨干与同盟会高级干部,陈其美在上海负责协调这两大帮派的造反事宜。依靠黑帮闹革命屡战屡败后,同盟会便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必须建立自己的武装。此时,大清政府正在全面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出现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宽容局面,在地方自治运动中,一些以强身健体为旗号的民间准军事力量纷纷出现,同盟会自然也要抓住机遇,“希望十年内训练出千万名既有强健体魄,又有军事技能的青年以适应大规模革命运动和改良军事的需要”(陈其美语录)。霍元甲在江湖上名头响亮,而且又是农劲荪的哥儿们,自然是第一选择。 事实证明,同盟会策动霍元甲迎战已经在上海家喻户晓的奥皮音,是一次十分成功的“借势公关”。报刊连篇累牍地进行报道,霍、奥之战俨然成为事关中华民族尊严与脸面、彰显“黄魂”(即黄种人的魄力)的巅峰对决。 万众瞩目之下,策划者们开始在上海著名的“张园”内搭建大擂台,“高达4尺,宽广20尺”。霍元甲在报上刊登广告,高举爱国主义的大旗:“世讥我国为病夫国,我即病夫国中一病夫,愿与天下健者一试”,并宣称“专收外国大力士,虽铜筋铁骨,无所惴焉! ” 吊足胃口的霍、奥之战,最后没有上演。主流的说法是,奥皮音被霍元甲和其所代表的中国真功夫吓破了胆,落荒而逃。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这样的结局,自然是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帝国主义分子的威风。 而据居间担任翻译的另一同盟会会员、孙中山的小同乡陈公哲回忆: “奥皮音初来中国,不晓国人拳术比赛方法,只取西洋拳术比赛规则,手戴皮套,只击腰围上部,不许足踢。霍元甲则以中国擂台打斗方法,手足并用,无所限制,如有死伤,各安天命。彼此协商,未能获得协议。 ”其实,奥皮音无非是个跑码头的卖艺人而已,“嘴大”并不意味着“无脑”,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没必要非把大英帝国的荣誉套在自己身上,与中国功夫名家性命相搏。 总之,在这场高调宣扬的比武中,霍元甲已经不战而胜。为了满足台下观众的热情(笔者尚未查证到同盟会设定的入场券票价),主办者只好邀请观众上台打擂,“以不伤对方为原则,以身体倒地分胜负”。一场关系到民族荣誉的大战,至此演变为一场集体联欢。霍元甲及其徒弟自然是轻松获胜,自此在上海滩打响了名头。 霍元甲的品牌在上海滩立足后,同盟会再接再厉,于1909年当年就开始在闸北的王家宅筹备 “精武体操会”,自然挂的是霍元甲的名头:由霍主持精武技击并习军事,农劲荪担任会长。 “精武体操会”宣称以提倡尚武精神为目的,招收12~35岁的健康男子,每人收会费鹰洋2元。 次年,大清政府依法批准成立“精武体操会”,首批会员73人,成为日后反清的骨干。而霍元甲本人也在随后不久离奇死去,一般认为是被日本人下毒致死。 其实,类似精武体操会这样的武术团体,在晚清及民国初年,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涌现。这其间,自然有着强身-强国的朴素追求,但背后也掺杂了各种政治势力跑马圈地、拉杆子聚团伙、以期实现“枪杆子(包括刀把子)里面出政权”的现实目的。 (摘自12月7日《中国经营报》作者雪珥,原题为《同盟会:霍元甲旋风的幕后推手》)